马飞绘画艺术浅析:给热带中国立卷 为宝岛海南传神

2019-05-31 09:23   来源: 大发五分六合


马飞近照。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椰园红林碧海边》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云涌群山》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海边的仙人掌》 新华网发

  马飞,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海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他来自中原,却把描绘热带中国、构画海南宝岛当作自己的夙愿。他扎根传统,却把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艺术思想和表现形式结合得巧妙自然。品读他的作品,茂密的雨林、辽阔的大海、巍峨的群山、飘渺的白云、清澈的溪水、古朴的农舍、火红的木棉、婀娜的椰树,展示一幅又一幅的热带影像,仿佛在叙述一个又一个的海南故事。

  海南地处中国最南端,是中国唯一的热带海岛省份,这里植被茂密、空气清新、四季如夏、鲜花盛开,堪称“人间仙境”。就是这么一片有着非常独特地理地貌的中国的热带国土,由于长期以来远离中国传统的政治文化中心,在中国画艺术作品里没有得到足够的表现。中国画在历史上涌现了一批又一批名师大家,如宋代的山水画家范宽、马远、李唐,元代的黄公望、倪瓒,明代的唐寅,清代的石涛等。这些画家几乎都没有到过海南,罕有表现海南热带景观的作品。到了近现代,岭南画派的一些大师如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等开始关注海南,并创作了一批热带题材作品。海南本地画家如曾祥熙等也对热带题材中国画的创作进行了艰辛的探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总体而言,潜心研究和描绘热带题材的画家还是不多,相对于关东画派、黄土画派、岭南画派等地域性画派取得的成就和影响力,海南热带题材中国画的能见度和影响力都还明显不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马飞画作《上善若水 泽被万物》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山那边是海》 新华网发

  马飞出生于安徽,1994年在南开大学研究生毕业之后来到了海南岛。从登上海南岛的那一天起,马飞就深深地爱上了这片热土。给热带中国立卷,为宝岛山水传神,用丹青谱写美丽中国之海南篇章,成了他矢志不渝的夙愿,从此投身于热带题材中国画创作中。

  用中国画的笔墨来表现海南的热带景观,对任何画家都是一个挑战。由于历史原因,同时也是因为繁密的热带植被本身形态上的复杂性,海南的自然形象在以往的美术史上缺乏可供遵循的艺术语言和具体的创作方法。传统山水皴法大多都是为了表现北方山水景观总结提炼出来的,用之表现海南热带的地理面貌和植被景观有很大的局限。这就要求画家突破旧有格局,创新图变。马飞坚持扎根传统,师从自然、传承古今、融汇中西、经过长期的研究和实践,形成了具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表现形式和艺术风貌。他的画更多地来源于对自然之美的挖掘和开拓,走的是一条绘画意义上的写实具象之路。他的许多代表性作品,都有自然原型,所以显得特别亲切,画面形象与自然视觉比较吻合,感觉可入、可居、可娱、可游,没有程式化的娇柔造作之感,加之抒情般的笔墨和画家内在精神的表达,使之真正做到了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实现了自然之美和艺术之美的统一。站在当代中国画宏观视角观察,马飞的绘画艺术最重要的价值,就是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画的艺术表现力,开拓出热带山水画的新境界。


马飞画作《棋子湾风情》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椰风海韵》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元帝榕》 新华网发

  深入解读马飞的绘画作品,我们不难看出,他的艺术灵感与创作路径源于三个方面:对自然的体验与感悟,对传统绘画的吸取和研究,以及对西方绘画的学习与借鉴。

  一是师法自然。在绘画理念方面,马飞始终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把自然造化与现实生活作为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特别注重对海南自然美和生态美的讴歌与表达。他热爱大自然,把深入生活,亲近自然,当作发现美和创造美的过程。经过长期对景写生和感悟历练,海南的阳光、沙滩、礁石、海浪、雨林、木棉、芭蕉、仙人掌、野菠萝等自然形象他都能够熟记于心,运之于笔。他的作品大多都是表现海南的真山真水,但同时又是画自己的山,自己的水,表达自己追求的意境,用画笔奋力扑捉大自然中最摄人心魄的感觉。比如他曾画了一组盐田石屋的作品,描绘的是海南西部儋州盐丁村附近的民居风情。写生现场是散乱繁杂的,但他只是用精炼的笔触着重刻画了大大小小的盐池和古老石屋,牢牢抓住了画面最感人的东西,省略了其它背景形象,显得主题更加突出。他尊重自然但又不是像照相机一样机械描摹自然,而是注重为自然造化传神。“得妙悟于神会”,在理解认识物象外部特征的同时,更注重物像内在精神和个性特质的表达。他的作品之所以有内涵,有魅力,关键是他画出了海南山水的真性情和真精神。他笔下的木棉火红灿烂,英气逼人,那是海南23年红旗不倒的英雄赞歌。他笔下的榕树硕大沧桑,顶天立地,那是民族生生不息、不屈不挠的精神象征。


马飞画作《红棉颂》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盐田老屋》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海之韵》 新华网发

  二是根植传统。中国画是我们中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民族精神和中国气派的重要体现,而笔墨技法则是中国画传统的精髓。在笔墨运用和处理上,马飞特别重视以线造型和墨色辉映,经常用大刀阔斧般的笔法挥洒书写,一气呵成。他的线条刚劲有力,墨色浑然天成,通过虚与实、疏与密、干与湿、整与碎、大与小、动与静的对比求得整体的和谐,这使他的作品有一种刚阳之气和沧润之感。在色彩上既考虑“固有色”,又注重“环境色”和“情感色”,在自然色彩的基础上加以艺术化的处理,使得他的作品和传统水墨作品相比,具有更加夺人的力量。比如《海之韵》这幅画,画面上非常丰富的礁石和海浪造型,主要都是通过线条来塑造的,各种不同的线形线性都关联着自然形态和画家的心情。在线的组织以及疏密关系的处理中,在墨色的交互应用中,烘托出大海激越而含蓄,博大而雄浑的气势。

  三是学习西方。也就是要借鉴西方绘画艺术。尽管东西方艺术体系在哲学思想和审美情趣上有很大的差异,但西方风景画表现出来的整体感、空间感、透视感、体积感、层次感、光影感等都可以作为营养为我们所用。海南的热带雨林繁密复杂,千姿百态,传统的国画技法很难表现,于是马飞就很注意研究和借鉴西洋画树之法。他的许多作品借鉴了西画的光影效果和空间立体感,但又不失中国画的文化内涵和笔墨精神。坚持用中国画的理念精神和笔墨技法来表现自然物像整体关系和丰富的层次内涵,努力使中国画传统的笔情墨意和西画的体积感空间感统一起来,让笔墨更有道理。他的山水画已经突破了古代山水画的规范和图式,与一般常见的传统国画大不相同。这既得力于他在素描色彩等方面过硬的写实功底,同时也得力于他对本民族的艺术、国外各种流派艺术的综合领悟,经过了消化吸收,将各种营养,各种观念,各种技法融合在一起为我所用。他在构图上充分借鉴西方艺术对于构成的一些基本要求,画面饱满而繁密,充满神秘感,有着很强的绘画意识和现代情趣。


马飞画作《海韵》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山溪人家》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家园》 新华网发


马飞画作《惊涛》 新华网发

  经过多年的耕耘,马飞的绘画艺术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他的作品有宏幅巨制,也有尺幅小品。表现的题材内容非常丰富,有奔放洒脱的大海,有变幻莫测的雨林;有独具特色的黎村苗寨;也有有象征英雄本色的木棉花开;有婀娜的椰林、挺拔的槟榔、古老的榕树、巍峨的群山、静静的湖泊、古老的盐田。这些都是海南热带宝岛最经典的形象记忆,他将自己作品称为“热带中国画”是非常贴切的。用他自己的话讲“海南这片热土为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艺术滋养,我有责任用自己的画笔向世人展示海南面貌,诉说海南故事”。(文轩)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565903